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同事女友  »  女友的脚丫
女友的脚丫


  毕业后,我没有找到工作,就到了北方的一个开放的海边城市,和众多外地的打工仔们混在一起,认识了一些朋友,这是一个男人的世界,无聊时,开始和朋友出去找些乐趣,我和一个叫强哥的朋友关系很好,头一次时,是他带我出去的。在一间光线不是很好的包房里,过了一会强哥带了一个小姐进来对我说「好好玩吧。」然后就出去了,这个小姐长的不错,个子不是很高,160吧,长长的头发,穿着白色的T恤和短裤,肉色的长袜,我很快就把视线落在她的脚上,她只穿着一双类似于拖鞋的凉鞋,一排小巧玲珑的脚趾在丝袜里更显得十分的可爱。我的视线一直在她的小脚丫和大腿上流动,小姐站了一会儿,把双脚从拖鞋里退了出来,坐到了我的身边,把双腿放到了我的腿上,我细细地看着眼前的这双小脚丫,真小,真可爱,我小心翼翼的握住了她的一只小脚丫,轻轻地捏了一下,小姐的身子也轻轻地一颤,我在手中握着这样可爱的一只小脚丫,我一只手可以完全地握住,我无法控制我自己了,伸出双手把她的小脚丫紧紧地抓在手里,她穿着薄薄的丝袜,这样的小脚丫握在手里别有另一种的感觉,我把她的双脚抬起来放到了嘴边,隔着丝袜把她的脚尖含在嘴里肆意地咬着舔着,一根根地脚趾,脚心,脚背,兴奋使我加大了力度,双手用力的捏着她的小脚丫,同时慢慢地延着她的脚踝向上舔吻她的小腿,大腿。我双手顺着她的小腿向上摸着,到了她的大腿根,慢慢地脱下她的丝袜,顺着她的大腿到脚尖,我已经到了沙发的下面,欣赏着她这白嫩的大腿,可爱的小脚丫,如此的纤巧的小脚丫,我实在不舍得放手,又紧紧地捏在了手里,一根根地吮吸着她的脚趾,舔着她的脚心,脚背。小姐不停地笑着,也没有反抗。

  以后,我常去那个地方,每次都可以得到很大程度的满足,一年后,我回到了家乡,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,不久又是一个夏天到了,朋友们介绍了一个对象给我,认识了约一个月以后吧,我们共同到公园去玩,她的个子较高,有173,也很瘦,穿着裙子,有两条长长的腿,没有穿袜子,穿着一双普通的凉鞋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光脚,有点大,我问她穿多大的鞋,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告诉我「40的。」但她的脚长的还不错,看起来很光滑,脚趾也很整齐修长。我们走到公园后山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坐下,我问她「是不是走累了,我给你揉揉脚吧。」说完我就把她的脚抓在手时里,脱下了她的凉鞋。我紧紧地抓着她的脚,虽然有点大,但摸起来别有一种感觉,女友好象不太喜欢这种方式,不断地扭动想抽回双脚,让我别这样,我背对着她,把她的小腿夹在腑下,紧紧地握住了她的双脚,把她的脚尖咬在了嘴里,女友是明显地反对,我不想让她把脚抽回去,双手牵牵地握着她的脚捏着,同时也很用力地咬着她的脚尖,咬她的脚趾,充分地享受这双大了一点但也秀美的脚。女友对我的作法越来越反感,我也是太用力弄痛了她,奋力地推开了我自己走了。留下我自己慢慢地体味她的美脚残余的味道。

  二年的春天,我又认识了一个女朋友,她是个小护士,才二十一岁,也叫虹,很象我在大学时的那个女生,在一个小医院里上班,身高约一米五八,人长的十分地可爱,圆圆的脸,身材也很好,可惜那时她的脚一直地包在鞋里,无法看到她的小脚丫,我们处了三个月了,关系发展的很好,很快又到了夏天,可那时天还不是很热,她也一直没有穿凉鞋。一天晚上,她上夜班,我没有什么事,去陪她,十点多了,静悄悄的,一个病人也没有了,我和虹回到了她的休息室,今天晚上的虹真美,穿着白色的护士服到膝部,腿上穿着淡白色的长丝袜,脚上穿着白色的布鞋。她进来后换上了拖鞋,我紧盯着她的换鞋的过程,她的小脚丫真是太可爱了,比我想向的还要小,我把她扶到了床上,掀起她的护士服,没有想到她穿的是连裤袜,眼前的虹太美了,纤细的双腿,虽然不是很长,但别有一种乖巧的感觉,两只小脚丫脚交错地放在一起,脚趾轻轻地抖动着,脸上带着一丝绯红,娇羞地看着我。我伸出右手抓住她的一只小脚丫轻轻地握着,捏着,我无法表示那时的感觉,软软的,滑滑的,一根根地捏着她的小脚趾,再轻轻地从她的脚心上滑过,而左手来回抚摸着她的大腿。虹笑着,娇嗔地求我轻点,不要这样。

  我双手紧紧地把她的小脚丫握在了手里,她的脚和我的手一样大,我可以牢牢地握住,我太兴奋了,越来越用力地捏着,她的小脚丫虽然包在丝袜中,但却另有一种感觉。我可能太用力了,虹挣扎着,娇哆对我说:「痛死了,你怎么喜欢这样?」我松开她的脚,顺着她的小腿向上摸到她的腰部,慢慢地脱她的裤袜,虹轻轻地反抗了一下,但也慢慢地松开了手。我腿下她的裤袜,坐在床上,把她的腿抱起来,纤细,柔软,白嫩,光滑,真是太美了。我紧紧地抱着她的双腿,张口咬住她的脚尖,吮吸着她的每一根脚趾,「啊,不要这样,我的脚脏的。」虹开始轻轻地挣扎,我双手紧紧地把她的脚握在了手里,一边捏着,一边舔着她的脚心,「啊,痒啊,不要,求求你不要。」虹想把脚从我的手中抽出来,却被我牢牢地握着,虹不停地哀求着,我则充分地享受着这时的快感,双手和嘴不停地的她的小脚丫上扫荡着,「啊,啊。」虹却在不停在挣扎。这时的虹已经是满脸通红,不停地扭动已使她的护士服退到了胸部,白白的皮肤,我从来没有这种经历,我希望你能够讥渴的欲望。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