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乱欲  »  蛋白质的味道
蛋白质的味道
「胡朔,你的车库门没关!」
  莫欣坐在座位上,笑着看着我,说得很大声。
  裤链没拉?我一下子醒悟过来,连忙捂住自己的裤裆。
  周围好几个同事都向我看过来,见我脸都羞红了,哄笑起来。
  我连忙回到自己的办公桌,这该死的裤链,越着急越拉不上。
  莫欣就坐在我的前面,她回过头,取笑道:「不错嘛,红色的!」本历年嘛,当然得穿红的。
  我叫胡朔,今年二十四岁,今年正直我的本历年,坐在我前面的美女名叫莫欣,是公司的大美人,只比我大两岁,但已经结婚三四年了。
  结了婚的妇女惹不起啊,看上去落落大方的莫欣,和一群已婚妇女,总爱调戏办公室的年轻人。
  由于坐得近,她特别喜欢捉弄我,看我发窘的样子。
  我是新人,办公桌在房间的最角落。
  我的手在裤裆里蹭来蹭去,没想到鸡巴居然有点勃起了。
  我看着身前莫欣纤细的背影,心里突然蹦出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  我打量一下四周,大家都在忙碌,没有人会看我这个角落。
  我把椅子往前拉了拉,下体被挡在桌案下面。
  我偷偷的拉开三角内裤的一角,把内裤往旁一拨,鸡巴跳出裤子露了出来。
  我的心跳的很快,鸡巴也兴奋的在空气中跳动着。
  前面的莫欣穿一件白色的丝质衬衣,衬衣很薄紧贴背脊,我可以清晰看到她那紫色胸罩绕在身后的带子。
  我心里一直很喜欢莫欣,她长得很漂亮,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,容貌秀丽,肌肤白皙,浑身上下透出成熟女性的味道,对我这样刚出校门的年轻人有着莫大的杀伤力。
  我的手扶上龟头,轻轻的摸了两下,龟头已经翘起了。
  我幻想着莫欣没有穿衬衣,上身只穿胸罩的样子,手指捏着鸡巴搓动起来。
  长直的头发,洒在莫欣纤直的背上,圆润的肩膀带着些尖尖的瘦削感,皮肤是那么的白皙,发出玉般的光泽。
  我紧盯着莫欣的背脊,鸡巴在我的手里越发膨大,已经完全硬挺起来了。
  莫欣的脊线消失腰际,她的纤腰,盈盈一握,我好想摸上她柔软的腰,感受她肌肤的娇嫩。
  我手里的动作加快了几分,龟头已经沁出几滴液体,有了液体的润滑,感觉不像开始那么涩了。
  从腰再往下看,纤细的腰线突然往两侧画了个大圈,莫欣的臀部真的很丰满。
  在我的眼中,莫欣黑色的短裙也消失不见,她只穿着条T 字内裤,坐在我的身前,内裤的后缘塞在她的臀缝里,坐在椅上,两大团臀肉被压得扁扁的。
  她看着电脑,身子微微向前倾,坐在椅子上的屁股往后撅着。
  我仿佛看见她那圆润的臀瓣,又白又嫩的臀峰。
  我把鸡巴摆平,身子向前挺了挺,就像是在用鸡巴在插入她的臀缝。
  我幻想着莫欣只穿着内衣坐在我的面前的样子,那性感匀称的身姿,娇嫩白皙的肌肤,让我深深的着迷,我不停的咽口水,加快了手里的速度。
  从后面看,微微能看见莫欣乳房的两侧,她的胸很大,我们几个年轻人估算过至少有36D.我幻想着自己从身后贴近莫欣柔软的身子,双手绕道前方,托起那沉甸甸的乳房,乳房丰满柔软,浑圆的乳房,肉感一定超好。
  想到我那暴露的鸡巴就在莫欣的身后,不到三十公分的地方,只隔着一块板,正对着她的屁股,我就兴奋的不行,鸡巴传来愉悦的感觉,冲击我的脑袋,我快速的搓动这包皮,包皮捋过龟头,带来阵阵快感。
  突然,前面的莫欣转过身子。
  「胡朔,我跟你说,今天的……」
  莫欣说了什么我完全没有听清,我的手紧张的捏住龟头,一动不动,深怕被她看出破绽。
  「……我说的你不要告诉别人啊。」
  我镇定的点了点头,莫欣没有看出蹊跷,我的双手都放在桌子下面。
  我再次缓慢的搓起鸡巴,就当着莫欣的面,打起飞机。
  莫欣还在说这话,我却早已分了神。
  我盯着莫欣的红唇,她的嘴真好看,一开一合的,好想把鸡巴插入她的嘴里,让她给我口交啊。
  我的鸡巴已经滚热发烫,我用手裹住鸡巴搓动着,幻想着鸡巴被含在莫欣的嘴里。
  她已经结婚好几年了,肯定用嘴含过鸡巴,她的口活肯定很好吧。
  我幻想着把鸡巴插入莫欣的嘴里,让她的舌头围着我的龟头打转,然后努力把鸡巴插入她的嘴的最深处,体验她的深喉。
  「……你的手在桌子下面干什么呢?」
  我突然被这句还惊得回过神。
  我的视线从莫欣的红唇向上移,对视上莫欣的眼睛。
  莫欣的眼睛清澈明亮,弯弯的的柳眉,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动着,正用探究的眼光看着我的桌下。
  「没,没什么,裤子拉链坏了,拉不上。」
  「哦……」
  莫欣笑了,带着那种坏坏的笑容,「要不要姐姐帮帮你啊?小弟弟……」「……」
  我竭力忍下「好」这个答复,我害怕她真的起身绕过来,然后发现我其实是在拿她手淫。
  「就……就快好了。」
  我的手加快了搓动,当着美女的面打飞机,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刺激的呢?
  阵阵快感袭来,我知道我的脸肯定有点红了,团团热气从我脸上蒸起。
  莫欣盯着我小幅的晃动着的手臂,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,脸颊飞过红霞,转过了头。
  难道被莫欣看出了什么?我的心里紧张极了,我看见莫欣的背脊挺的笔直,好像有点紧张的样子。
  她是不是知道了我是在打飞机?是不是知道了我在拿她打飞机?一想到莫欣其实已经看穿了我在桌下的动作,我就感到更兴奋了。
  办公室很吵杂,但我和莫欣这两张桌子这却是一片宁静,安静到我甚至能听见自己撸鸡巴发出的「嗤嗤」声,我故意把声音放大,加大了搓弄鸡巴的节奏,我想让莫欣也听到这样的声音。
  我看见莫欣扭动着身子,有点坐立不安的样子,她是不是真的听到了我打飞机的声音,是不是真的知道了我打飞机的样子。
  莫欣扭动着腿,一会儿左腿搭右腿,一会儿又换了回来。
  莫欣的腿也很美,她的腿光滑圆润,充满诱惑,尤其是她的小腿,曲线修长,光滑白净,我好想把她的小腿拿在手里,细细的把玩。
  莫欣站了起来,翘臀正对着我的面孔,她转身看了我一眼,媚眼带着水气。
  她娉娉婷婷的走远了,走的时候,屁股来回扭动,就像是个模特在走着T 台。
  我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莫欣圆润的屁股,在我的眼里,我可以看到她那赤裸的臀峰,光滑洁白,圆圆的,充满了女人的诱惑,尤其是臀缝深处,那是女人最隐秘的花园,我幻想着莫欣的蜜穴已经湿透,而我挺动这鸡巴大力的向里面塞去。
  我急速的搓动着鸡巴,我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。
  我抽过一张纸,堵在龟头,低下头飞速的搓动,桌子下面,红褐的龟头高高顶起,我仿佛看见莫欣蹲在台子下面,赤裸着娇躯,正用她那樱桃小嘴亲着我的龟头…………我发射了,又白又浓的精液喷在纸里,隔着纸,我能感觉到自己生命精华的温度。
  我把内裤摆好,裤链拉上,喘了口气。
  莫欣还没有回来,我心里有点庆幸,若是她现在看到我的样子,肯定能确定我刚刚做了什么。
  咦……那是什么?我盯着莫欣的桌子,她的桌子上放了一杯咖啡。
  突然,有一个想法从我的脑海里蹦了出来,「我要让莫欣喝我的精液。」我抬高身子,看向门口,莫欣还没有进来,我拿着纸团走到莫欣的桌前。
  每个人都在忙,没有人注意到我,我打开纸团,将精液倒向咖啡杯。
  大部分的精液都粘在纸团上,但还是有很多精液倒了出来,还有些不小心洒到了杯子上。
  我把纸团扔掉,把杯子上的精液沿着杯口抹匀,然后拿起汤勺搅动着,透明的精液一会儿就看不见了。
  我一直提防着看着四周,突然,我看见莫欣走回来了。
  我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。
  莫欣脸红红的,低着头,她静静的坐回自己的座位,没有像往常那样和我开玩笑。
  我就一直盯着莫欣看,好似感觉到我炽烈的目光,她一直没有回头。
  终于莫欣端起了咖啡杯,她就要喝我的精液了,想到这,刚刚发泄一次的鸡巴隐隐又有了勃起的迹象。
  莫欣似乎闻到了奇怪的味道,她停住了,她晃了晃杯子,看着里面的咖啡。
  接着,我发现莫欣侧着脸,瞄了我一眼。
  我心里紧张的直敲鼓,她发现了什么吗?莫欣终究是喝了那杯咖啡,喝完后,抿着嘴,仿佛细细体味着什么。
  莫欣喝了我的精液,太爽了,我感觉整个头皮都兴奋的发麻,仿佛自己已经干到了莫欣,而且射在了她的嘴里,她还把精液喝完了。
  ……
  「小弟弟!」
  莫欣回过头,似笑非笑的看着我,「你知道么,蛋白质遇到高温就会凝固哦。」我不解的看着莫欣,搞不清她突然说这个干什么?
  「刚刚那杯咖啡里面……」
  我的心一下提了起来……
  「蛋白质的口感不错哦,下回我想亲口尝尝!」我盯着莫欣性感的红唇,一下子痴了……
【完】